APEC在世界格局中的戰略地位與愿景

  • 時間:2020-01-17
 

——陳文玲在太平洋理事會上《APEC成立30周年紀念會》上的發言

20191227日)

 

感謝邀請我參加這個會議,給我一個向大家學習的機會。特別感慨曹遠征老師剛才講三十年前的中國與世界,中國有句古話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我們所在的世界倒了一個個兒。1989APEC成立的時候,推動者主要是美國,中國1991年參加了APEC的第一次活動,而中國現在站在了時代的前沿,美國正在往后退。

2014APEC成立 25周年,我在核心期刊上發表了一篇比較長的學術論文,參加了在中宣部組織的APEC會議,在會議的一個分論壇上作了主題發言。最近五年沒顧上撰寫這方面的的論文,但是APEC每一屆的活動,在什么地方開、主要內容、形成的決議,我都非常關注并跟蹤研究。

我認為,APEC組織是世界上一個非常重要的多邊組織,這個組織如果能夠順利地向前推進,原來設定的一些目標能夠實現的話,對世界未來的和平發展將起到其他多邊組織難以起到的重要作用。

APEC為什么這么重要?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世界經濟、政治、外交、軍事格局發生了深刻的演化和調整,而且還在繼續地進行深度調整。有些調整是連續性的,是從量的積累到質的轉化,有些調整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是我們現在要面對的新挑戰,還有一些調整是過去和現在交叉在一起的,所以當前的世界格局非常復雜。

如果概括起來,從全球看第四次工業革命,或者叫第四次產業革命、第四次科技革命、第四輪經濟全球化、第五輪制造業全球轉移,現在同步發生、相互交織,而這在歷史上,特別是近代史上是從來沒有的。

現在我們面對的世界是一個超復雜的格局、超復雜的系統、超復雜的多維度聯系。這幾個方面相互交織,世界上很多方面的變化難以預料。比如說,美國對中國遏制這是肯定的,但是我們幾乎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美國的打法,美國對全球,包括對盟友都改變了幾十年的打法,這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連美國的一些建制派也沒有預料到。

一戰時期、二戰時期和冷戰時期,世界都有選邊站隊的問題,都是一個大國做龍頭老大,其他小國跟著走,或者選邊站隊。而現在大國之間,幾乎沒有選邊站隊的問題,或者說原來選邊站隊的格局基本被打破。

12月初跟隨周小川行長去美國參加了一個內部的閉門會議,會議討論了國際秩序和中美關系。我在發言中提出,二戰以后世界先后有兩個體系先后解體,第一個體系是殖民體系,原來以英、法為主的殖民體系二戰以后已經解體,第二個體系解體就輪到美國了。美國二戰以后構建的盟友體系,也面臨著解體或者叫解構的可能,現在的美國是交易型的政府,所有的戰略和政策取向,都是為了保持美國第一、美國利益至上、美國偉大、使美國繼續偉大,永遠保持霸權地位。

霸權地位可以給美國帶來巨大的收益。比如美國利用長臂管轄的國內法律制裁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最近10年收獲了3200億美元的額外財富,僅從歐洲就收割了1900億美元。法蘭西銀行因為允許古巴和蘇丹用美元進行結算,被美國罰了90億美元。我最近寫了一篇“美國收割世界財富的經濟武器”文章,揭示美國收割世界財富的密碼。我發現,美國不是通過國際組織、國際規則和國際通行的做法,而是利用國內的長臂管轄法律去制裁別的國家,美國財政部開罰單,罰的錢全部收歸美國財政部。

再比如說,美國利用高科技在世界的領先地位收割世界財富。知識產權保護這個概念是美國創造的,知識產權可以變現、可以轉讓、可以通過設置保護期獲得相當長時間內的創新形成的壟斷利潤。目前在美國的上市公司中,無形資產占到了20%,處在前100位知識密集型企業的知識產權收益,占利潤來源的60%。因此,美國的強大有內在的運行機理,它的舉國體制也是我們必須要研究的重要問題。

在越來越復雜的世界格局下,大國博弈需要知己知彼,更要知彼知己。我們現在比較知己,但是不太知彼,比如,很多人覺得美國是龐然大物,我們企業都在研究如何合規,合誰的規?合美國規。但是歐盟則是在研究如何抵抗美國的長臂管轄。盡管歐盟和美國是盟友,但2018年出臺了歐盟“阻斷法”,專門針對美國長臂管轄立法,反對美國利用長臂管轄對歐洲的制裁。但是這方面我們還沒有行動,相應的法律法規嚴重滯后,我們還在研究企業如何合美國的規。

在當前的大國博弈中,在超復雜的、越來越激烈的國際競爭中,在美國與中國和其他國家發起的對抗性競爭博弈已經顯性化,或者說已經發生質變的情況下,我們對對手的研究不夠,尤其是他們的舉國體制和運行機制。

第二,世界經濟重心正在向亞太地區轉移。中國的GDP占世界的16%,亞太地區的GDP占全球的60%以上。世界市場的中心也在向亞太地區轉移,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市場與美國持平,但是中國的貿易額,特別是出口額早已經超過了美國。

世界最大制造業中心也在向亞太地區轉移,中國制造業產值2018年占世界制造業產值的28.4%2019年將超過30%,中國從2010年就超過了美國。美國二戰結束時制造業產值占全球50%,中國改革開放時占33%,現在占15%左右。越南、泰國、孟加拉國、印度和印尼等國,是第五輪產業轉移的重點地區。

世界的創新策源地也在亞太地區。兩個最大的創新策源地,一個在美國,一個在中國,美國是原創技術的創新策源地,中國是應用技術和把原創技術轉化為商業場景、商業模式和商業應用的最大創新策源地。例如,區塊鏈相關技術,兩個國家已經占到全球的75%70個最大的APP平臺,中美兩個國家已經占到90%;公共云服務市場市值,中美兩國已經占到全球的75%,中美兩國是下一代信息技術最大的創新策源地。

世界的能源中心也在向亞太地區轉移。美國從20189月份開始,已經成為世界上能源生產第一大國,日均能源產出量1500萬桶,超過俄羅斯、沙特,未來將成為石油和天然氣第一大輸出國。而最大的能源消費國是中國,其次是印度,日本、韓國等也是能源進口國,世界上最大的能源供給國和消費國都在亞太地區。亞太地區地位是非常重要的,牽動著整個世界經濟格局的演化、發展、平衡。

第三,從1989年召開首屆APEC會議以來,歷屆會議取得重要成果。特別有名的比如說茂物目標、上海共識、專項和帶有行動性的計劃、會議宣言,在世界上都產生很大影響。特別是APEC會議曾提出在2030年建成亞太自貿區的目標,并取得了共識。在確定這一目標在當時是遙不可及的,現在看則是有可能的,但是也面臨巨大的阻力。2030年亞太自貿區能夠建成的話,會帶動世界經濟的發展,而且對世界形成自由貿易的新格局,推進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推進新型貿易形態的發展,會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APEC要真正建成亞太自貿區有沒有可能?怎么避免像現在WTO遇到美國一家阻撓,整個機構就將停擺?怎么使亞太自貿區通過不同途徑殊途同歸?

目前亞太地區可能形成幾個自貿區,將來可以在此基礎上鏈接,形成亞太自貿區。

一是現在正在推進的RCEP10+6),10+6除了印度,日本有點呼應印度,但是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二是中日韓自貿區進程加快,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三是CPTPP在美國退出后加快了進度,已經基本成型。

最重要的是“一帶一路”,現在139個國家、30個國際組織與跟中國簽訂了199份合作文本。APEC中除了美國、澳大利亞等少數經濟體,其余都在“一帶一路”范疇之內。“一帶一路”原來是沿線64個國家,現在已經發展到世界2/3的國家。所以“一帶一路”繼續推進,對于構建2030年亞太自貿區將起到非常重大的推動作用。

另外,是中國已經建成的17個自貿區,包括24個國家,其中APEC組織里包括中國就有12個,占APEC組織的57%,中國和這些國家的自貿區也是通向亞太自貿區的一條通途。

最重要的是,中國與美國需要著眼于更長的歷史時期,構建中美建設性的合作伙伴關系。現在看起來不可能,但是我們有可能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美方一些有遠見的政治家、戰略家、經濟學家、智庫專家也在積極做工作,他們也主張著眼長遠,重構國際秩序。如何穩妥地處理中美關系?從長遠看,美國現在這種做法肯定是立不住腳的,影響美國大國信用和經濟社會發展,這么多年積累的無形資產,如果繼續下去將會極大消耗,美國會將會由盛轉衰。那么,站在時代前沿的、受到擁戴的、得到共識的,最終能取得勝利的,一定是中國和廣大的堅持公平正義的國家。

如果中美能啟動FTA,這是構建建設性合作伙伴關系的一個重要途徑。我們中心和彼得森研究所曾經做過這方面的研究,彼得森研究所當時做的量化數據分析是,如果中美能夠構建FTA,一年將增加5000億美元的貿易額,將給美國增加480萬個就業崗位。所以我認為,如果中美兩國進入良性合作競爭的軌道,將給兩個國家和世界帶來非常大的正向溢出效應,也會推動亞太自貿區到2030年能夠如期實現。

謝謝各位!

分享到:
ag一天赢了五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