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發揮中醫藥在抗擊疫情中的重要作用,中西醫結合共同打贏這場總體戰和阻擊戰

  • 時間:2020-02-18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  陳文玲、張瑾


當前正是抗擊疫情武漢保衛戰處于最關鍵、最膠著狀態的時候,也在全球引起強烈反響,如何盡快控制住疫情、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是打贏這場阻擊戰的關鍵,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堅持中西醫結合,組織優勢醫療力量,在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上,拿出更多有效治療方案”,要求各級干部要切實抓好工作落實,確保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發揮我國中醫藥獨特優勢,可以大幅度降低成本,提高治愈率,以較低成本和最快速度打贏疫情阻擊戰。加大中醫藥介入力度是事關國運、事關生死、事關武漢保衛戰的大事。此次疫情是一次大考,也是中華文化特別是中醫藥走向世界重大機遇,要有信心用中國速度、中國力量和中國實踐為世界防疫樹立新的標桿。同時要下定決心構建具有中國獨特優勢的中西醫并舉、并重、并跑的醫藥衛生新體制。

一、中醫藥是中國幾千年形成的寶藏,保障了中華民族繁衍昌盛和文化長河奔流不息,并戰勝了歷次瘟疫。

中華文明5000年綿延不斷,是人類歷史長河中唯一沒有干涸、沒有斷流的文明,中醫是中華文化的重要體現,凝聚著深邃的中國哲學智慧。中國之所以人口眾多,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有中醫,一把草藥、一根銀針,護佑著中華民族的繁衍昌盛。歷史上醫藥飲食長期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對人類文明進步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滋養了自豪自信的民族氣質,培育出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中醫發源于黃河流域,在長期的醫療實踐通過人體救治積累了豐富的救治的經驗,形成獨特的理論體系。公元前五世紀扁鵲望、聞、問、切診斷疾病,《黃帝內經》的整體觀念、陰陽五行學說、臟腑經絡學說結合構成了辯正施治的理論體系,《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指導中醫臨床治療。

幾千年歷史證明中醫藥能夠戰勝瘟疫,據《中國疫病史鑒》記載,西漢以來的兩千多年里,中國先后發生過321次疫病流行,由于中醫的有效預防和治療,在有限的地域和時間內控制住了疫情的蔓延。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西班牙大流感、歐洲黑死病、全球鼠疫那樣一次瘟疫就造成數千萬人死亡的悲劇。2003年非典前期,中國內陸死亡率15%,中醫藥介入后死亡率降至6.53%,國醫大師鄧鐵濤以中醫藥為主的治療方案,讓所有病例全部治愈出院,創造了患者零死亡、零轉院、零后遺癥、本院醫護人員無感染的“四個零”奇跡。這都說明中醫藥在防治突發性、流行性、傳染性疾病方面優勢明顯,中醫發揮了“未病先防,已病防變,瘥后防復”的良好作用,不但可以養生預防、治療未病,還可以快速控制疾病發展,鞏固康復治療效果。

對于突發性、流行性疾病的認識和診治,中醫與西醫完全不同。西醫要查清病毒的流行特征、致病機理等之后,才能進行有效干預。現代西醫的理論體系認定是武漢肺炎是新型冠狀病毒引起,西藥沒有特效藥,治療主要是支持對癥和適度的壓制免疫,主要是主張盡早使用激素抑制免疫,避免進一步肺組織損害,但也清楚的知道這樣同時壓制了免疫應答使得免疫系統難以完成病毒感染病程中自身抗體形成,后遺癥是嚴重的股骨頭壞死、骨質疏松和肺部纖維化,這在非典中使用大量激素的患者身上已得到驗證。

中醫固本培元的理論和辨證論治的思路決定了其能夠治療瘟疫。中醫認為病毒細菌千變萬化,不斷變異,防不勝防,人能做的就是在患病后幫助患者提升免疫系統的能力。中醫治病不是關注致病因素,而是關注致病因素作用于人體后所導致的癥狀,即人體正氣對致病因素的反應狀態。通過人與自然時令變化的適應性,觀察病毒侵犯人體后的不同反應,采取四診合參、辨證論治,無論疫情處于什么階段,都能夠把握疫病的演變規律,達到及時快速控制病情發展,有效預防和治療的目的。目前的關鍵點是如何落實黨中央關于發揮中醫藥作用的要求。

二、在這次抗擊疫情的實踐中,中醫藥多種形式積極救治,參與率高的地方治愈率高,受到患者的推崇。

中醫通過多種方式深入全面參與疫情防控,立下汗馬功勞,中醫藥深度、全方位參與的地方患者治愈率高,這是祖國醫學抗擊瘟疫的再次“亮劍”,為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中醫力量。中醫人在和疫情賽跑,和時間賽跑,這是東西方文化的賽跑,也是醫療制度的賽跑。

一是凝聚全國的國醫大師的智慧制定治療方案。疫情前期,受國家衛健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委派,中醫專家組先后兩次前往武漢診察病情,與國內知名中醫專家反復研討研究,得出結論,新冠肺炎當屬“濕疫”,是感受濕毒邪氣而發病。推出了指導全國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的中藥診療方案。”中醫藥大省河南成立由314名專家組成的省市兩級中醫技術指導組,全方位參與輕重癥病人診治和會診工作,中醫參與新冠肺炎重癥患者會診率100%,在確診患者和出院患者中,中醫藥協同治療率分別達到94.31%90.7%

二是中醫入駐三個醫院開展救治。中國中醫科學院、北京中醫藥大學、廣東省中醫院和天津、江蘇、河南、湖南、陜西等地中醫醫院的醫務人員,組成三支國家中醫醫療隊,共334人支援湖北。當前全國中醫藥系統共向湖北派出2220人醫療隊伍參加抗擊新冠肺炎的救治。入駐武漢金銀潭醫院、湖北中醫結合醫院、江夏區大花山方艙醫院。江夏區大花山方艙醫院以中醫為主的進行中西醫結合治療,張伯禮任名譽院長,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任技術院長,醫療隊由來自天津、江蘇、河南、湖南、陜西五省市的209專家組成,涵蓋中醫、呼吸重癥醫學、影像、護理等專業,總床位12000張。

三是辨證論治和大鍋熬藥提供湯劑提高免疫力。2月7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辦公廳、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辦公室面向全國發出文件,推薦使用中藥清肺排毒湯。甘肅、湖南、寧夏對患者第一時間進行中醫辨證論治,一人一方,同時為高危人群免費提供中藥預防湯劑提高免疫力。山西在中西醫結合救治新冠肺炎總體有效率達90%,確診病例實現“零死亡”。在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收治的確診患者,中醫藥使用率達到了91.6%,湯藥占了63.3%,高燒、腹脹的危重癥病人,用中醫藥灌腸后,效果非常明顯。

四是中醫傳統療法見效快深受患者喜愛。中醫傳統療法包括針灸、八段錦、耳穴貼敷、耳穴壓豆、易筋經、太極拳等,具有調和氣血、疏通經絡、調節臟腑的作用。明顯緩解了焦慮、失眠、腹脹、食欲差等癥狀,特別是針灸可以快速有效緩解呼吸困難。中醫傳統療法明顯增強患者體質,調節心理和精神狀態,加快康復,對患者的恢復非常有益。臨床調查顯示,重癥患者有80%愿意接受中西醫結合治療,輕癥患者90%愿意用中藥進行干預,深受患者喜愛。

五是啟動國家科技應急攻關項目《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湖北省、京津冀地區和廣東省多地區的醫療機構參與研究。主要服務臨床救治,發現中西醫結合在核酸轉陰的時間比純西藥效果顯著,在降低發熱,咳嗽,乏力,食欲減退心慌的十個癥狀上比西醫組的改善更明顯,見效比較快,對淋巴細胞中性粒細胞有明顯改善,平均住院時間小于西醫治療時間。能減少輕癥、重癥向危重病的轉化,重癥病人向普通病人轉變的幾率比較高。需深化對該病證候學的研究及辨治方案的優化,提高臨床治愈率,降低死亡率,促進恢復期康復,全程發揮中醫藥作用。

2月14日晚,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召開第24場新聞發布會指出,湖北確診病例的治療中,中醫藥參與度在75%以上;全國其他地區的比例達到90%以上。

三、中醫藥全過程、全方位、深度參與新冠肺炎救治,將會產生重大的綜合效應和集成效應。

(一)從經濟成本來看,采用中醫藥治療方案費用低治愈率高。

根據調研了解和專家大體估算,采用西醫治療方案,一個新冠肺炎重癥患者,從住院到出院,用EcMO(人工肺)治療,首次開機約10萬元,之后每天2-3萬元,大致要花近40萬元,不用EcMO20萬元,不包括后期ICU治療費用,不保證存活幾率,輕癥患者檢查和治療費用大約2萬元。新冠肺炎如果用價格低廉而且容易獲得的中藥材,依據病程嚴重情況和療程長短,輕癥0.8/人,重癥約3萬元/人以內。如果采用中西結合治療,支出不超過西醫治療出支的30~40%

截止21424時,我國確診66492例,重癥11053例,根據這些公開數據初步估算,不包括醫療隊伍自身費用,采用西醫治療方案,花費約27~45億元;采用中西醫結合治療花費約10~12億元;采用中醫治療,將會降到710億元,且治療效果和患者后遺癥都優于西醫,還可以為國家節省下大筆的救治資金。第五版診療規范上明確表示“目前沒有確認有效的抗病毒治療方法”,但為什么醫療機構花費巨額支出,以現在并不確定的抗病毒治療為主力,而不使用費用低且有效的中醫藥治療方案? 根據財政部的數據,截至26日下午5點,各級財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資金667.4億元,實際支出284.8億元,中央財政正在根據疫情發展態勢和防控需要,研究撥付第二批疫情防控專項資金。即使疫情是當前最大的政治社會問題,也不能不計成本,既然中醫藥已經被證明有效且成本低,國家就應把此作為主要投資方向。應該劃撥出中醫藥專項經費,保障中醫待遇,將道地中藥材源源不斷送往前線,讓每位患者盡快吃上中藥,充分發揮中醫藥“簡、便、效、廉”的特點,以同樣成本救治更多患者。

(二)從治療效果來看,中醫藥治療可最大限度減少副作用和后遺癥。

新冠肺炎的治療西醫沒有特效藥,從李文亮醫生為代表的肺炎患者住院治療方案中,可以看到西醫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類藥物和高流量吸氧等對應治療辦法。2003年非典經驗早就告訴我們,用激素、抗生素、抗病毒治療此類疫病是應急和無奈之舉,對病毒沒有效果,相反對人體免疫系統造成巨大損傷,有些病人愈后留下嚴重的肺纖維化、骨頭壞死、器官衰竭、生活無法自理等后遺癥,給生存者帶來極大的痛苦。必須接受教訓,避免出現西醫只管治癥,不管治人,病治好但人治壞的情況,從促進患者身體治愈康復和減少后遺癥的角度,抓緊時間調整治療思路,讓中醫藥全過程、全方位參與所有患者治療,而不是僅治療由中醫院接管的幾個病區。

(三)從穩定社會來看,中醫藥能夠治療新冠肺炎,可以迅速解決社會恐慌心理。

錢學森認為,中醫是頂級的生命科學,中醫理論是經典意義的自然哲學,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及系統論為指導的人體科學。在中醫藥深度參與救治的同時,大力宣傳中西醫結合治療新冠肺炎可以降低死亡率,提高治愈率,將可以迅速穩定民眾的社會心理。由中日友好醫院曹彬教授牽頭的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結果要等到427號完成。128日,李蘭娟院士指出,真正拿到疫苗株還要一個月,檢查檢測要半個月,之后最少一個半月審批,大約428日才能有疫苗的結果。由此可見,西藥和疫苗都還需要兩個半月的時間。但中國乃至全球疫情控制刻不容緩,現在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西藥和疫苗上,目前已驗證有良好療效的中西醫結合的經驗做法,應快速在全國推廣,用5000年傳承下來的中醫藥治療方案,以最快的速度打贏疫情阻擊戰。

四、當前必須充分發揮中醫藥重要作用,在中國取得顯著成效的情況下,向世衛組織貢獻中國救治方案,建立中西醫并舉、并重、并跑的醫療衛生體制。

(一)以“三降低三提高”為目標建立中醫藥全方位參與救治的新機制

2月10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北京市朝陽區疾控中心時強調,“堅持中西醫結合,組織優勢醫療力量,在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上,拿出更多有效治療方案”。213日,李克強總理在要求強化中西醫結合,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診療過程,及時推廣有效方藥和中成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各級黨委、各級衛健委、各大醫療救治機構和新冠肺炎救治專家組每位成員,要把黨中央國務院確立的中西醫結合做為這次救治患者的一項必須執行的救治方法,將建立中醫參與機制做為核心,加強宣傳和貫徹,在各環節布置任務,把中醫參與治療的程度做為打贏疫情阻擊戰布置任務的重要考核指標,唯此才能變被動為主動。

必須確立打贏疫情阻擊戰三降低三提高的目標: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降低患者后遺癥、降低救治成本;提高中醫藥參與率、提高全民免疫力和抗病毒感染能力、提高中國國際影響力。以較低成本和最快速度打贏疫情阻擊戰,用中國速度、中國力量和中國實踐為世界防疫樹立新的標桿。

修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國衛辦醫函[2020]117號),在西醫診斷明確的基礎上,以中醫藥為主的治療方法進行救治,從法律法規層面給予明確定位。在定點機構選擇上,擴大中醫醫院數量。在定點收治醫院治療小組內,強制要求配備中醫、配備中藥,治療手段涵蓋《診療方案》中的中醫方案,病歷中按規范記錄中醫理法方藥等關鍵信息。在財力、人員、中藥材配備、醫保報銷、科研支持等方面支持中醫。

截至21124時,全國醫務人員確診1716例,湖北省1502例,武漢市1102例,6人不幸去世。切實關愛一線醫護人員,減少醫護人員傷亡,這是以最快速度打贏疫情阻擊戰的重中之重,其前提是保護醫護人員生命安全,核心是提高他們自身免疫力和與病毒斗爭的戰斗力。現在防感染的主要辦法是物理隔離,與此同時,最有效的治本之策是提高醫護人員免疫力和抗病毒能力。盡快在一線醫護人員中推廣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食用松花粉等保健食品,全面提高醫護人員的免疫力,降低被感染率。

(二)立即啟動線下和線上“萬名中醫支援湖北”行動計劃

根據公開數據統計,目前全國醫療系統約有30000人馳援武漢前線,全國中醫藥系統共向湖北派出2220人,中醫只占醫護人員不足10%。當前控制疫情的有效途徑就是要讓所有的病人都要吃上中藥,中醫藥在湖北參與救治的空間還很大。國家衛健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盡快啟動“萬名中醫支援湖北計劃”,在全國選派更多的治療經驗豐富的中醫隊伍赴武漢,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此計劃相對簡單易行,成本低廉。

通過“互聯網+”遠程醫療發起線上“萬名中醫抗擊新冠肺炎計劃”,開通中醫志愿者通道,通過遠程信息化手段,可以解決中醫人手不足的情況診斷和開方問題。充分發揮全國70多萬執業中醫醫師的作用,利用騰訊醫療、微醫、好大夫在線、企鵝杏仁、醫聯、丁香醫生等互聯網醫療服務平臺,招募全國有資質的中醫,針對新冠肺炎疫情開展在線診斷,滿足條件的中醫志愿者認領病例,用戶可以從微信、相關入口直接獲取服務。通過微信、診療APP做舌診,參考西醫檢查數據,中醫做出診斷,開出方子上傳。

利用現代化治療平臺進行臨床數據積累。可形成中醫藥抗擊傳染病的數據庫,及時做好救治病例療效分析,觀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發病的中醫臨床特征及其演變規律,形成數據化公共服務平臺實現醫患對接機制,每天實時掌握中醫藥治愈病例、中醫藥參與救治病例的數據動態。醫療主管部門抓緊出臺管理辦法,保障遠程醫療安全、信息安全和隱私保護。

(三)保障優質中藥材和復方制劑的供給和流通環節暢通

中藥材和中藥生產企業盡快復工生產,保障前線的道地藥材和中成藥供給,特別提高支援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中藥飲片生產和供應能力。保障優質中藥材向疫情爆發重點地區的運輸暢通高效,將優質中藥材源源不斷運到一線。藥方統一煎制和配送,配備中醫藥專業技術人員,規范煎藥流程,及時有效提供中藥調劑、中藥煎煮服務,確保確診和疑似患者能夠得到及時有效救治。采取有效措施保障用于疫情防控中藥材的安全、有效和質量可控。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建立中藥材全過程追溯信息平臺和追溯體系,確保將優質道地中藥材供給醫院。

應加快中藥復方制劑和院內制劑的審批。國家藥監局重點關注在臨床中有顯著療效的中藥制劑,尤其是已按新藥審批要求做完三期臨床試驗的中成藥產品和一些確實有效的院內制劑,加快推進其審批上市,推出具有我國中醫藥特色的新型復方制劑。加快源于古代經典名方的中藥復方制劑的審批上市工作,對于傳承使用多年、療效顯著且沒有副作用的經典名方,應加快相關藥物審批上市。

(四)及時總結中西醫結合的經驗做法在全國乃至全球推廣應用

1953年12月,毛澤東聽取衛生部匯報工作時說:“我們中國如果說有東西貢獻全世界,我看中醫是一項,中西醫要團結,互相看不起是不好的,一定要打破宗派主義。” 中醫不僅是中國的驕傲,也是全人類共同財富。已有的重癥治愈的案例,已充分說明中醫藥戰勝疫情是有把握的。目前急需抓緊時間遴選一批中藥方和中成藥全面推廣使用,抓緊派優秀中醫全面參與治療全過程。打破地域分隔,加強地區協作,加強經驗共享,專家共享配方、醫案、數據等所有資源。不斷優化完善中西醫結合診療方案,提高臨床救治的有效性。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干事譚德賽擔心中國以外的新冠肺炎疫情傳播可能加速,擔心疫情蔓延會使各國的公立醫療系統不堪重負。29日,世衛組織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全球除中國以外已有24個國家確診307例。215日,日本感染者總數已經接近340人,新冠肺炎在快速擴散蔓延。美國CDC等專家警示:中國境外疫情的爆發,才剛剛開始!目前127個國家對中國采取限制措施,遏制病毒是首要目標。我國應抓緊時間總結中醫藥成功治愈的案例,拿出成熟有效的藥方和治療方案,上報聯合國世衛組織,請他們及時向全球發布。與此同時,中國可以派出中西醫結合的醫療隊,奔赴疫情較重的國家,為控制全球疫情做出貢獻。

要把這次危機轉化為推動中國中醫藥走向世界的重要契機,轉化為中國文化價值觀特別是人類命運共同體被世界認同的重要契機,向全世界展示中國文化、中國思想、中國醫術和中國精神,讓世界人民認可中國文化,讓中醫藥造福世界人民。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中,用中醫藥筑牢控制疫情蔓延的防線,用中西醫結合實踐為世界防疫樹立新的標桿。

(五)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建立中西醫并舉并重并跑的醫療衛生體系

1954年,毛澤東曾做出重要批示:“中醫藥應當很好地保護與發展,中醫藥有幾千年的歷史,是祖國極寶貴的財富,如果任其衰落下去,那是我們的罪過。中醫關系到幾億勞動人民防治疾病的問題,是關系到我們中華民族的尊嚴、獨立和提高民族自信心的一部分工作。我們有條件創造自己的新醫學。西醫有好的東西,但什么都是舶來品好,這是奴化思想的影響。看不起中國的東西,不尊重民族文化遺產,這是極端卑鄙惡劣的資產階級的心理在作怪。”

2019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加快推進中醫藥現代化、產業化,堅持中西醫并重,推動中醫藥和西醫藥相互補充、協調發展,推動中醫藥事業和產業高質量發展,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充分發揮中醫藥防病治病的獨特優勢和作用,為建設健康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

日本醫學權威大肪敬節在彌留之際曾激勵弟子們: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十年后讓中國向我們學習。目前日本漢方藥占據了全世界90%的中藥市場銷售份額。日本在努力傳承中醫藥,而我們的醫療衛生體系卻在不停削弱中醫藥。近代中醫藥在西醫和戰火的夾縫中求生存,改革開放后中醫藥繼續被弱化和邊緣化,西醫在臨床治療中占主導地位。有些人不承認自己民族醫學的科學性,不認真評價中醫的價值,一味用西醫的標準和術語改造中醫,扼殺中醫。

這些年中醫一直受到壓制,甚至有敵對勢力專門組織力量攻擊中醫,欲置中醫于死地,思想環境、政治環境、政策環境、輿論環境都不利于中醫的健康發展,導致了中醫實質上開始走向衰落。對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來說,中醫的衰落甚至滅亡將是一場重大災難。2003年治療SARS,中醫煥發出了光芒,現在這場疫情,對中國來說是一場災難,但對中醫藥來說,或許是重新煥發生機、重現歷史輝煌的一個巨大機遇。

必須以新的思路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建議當前凡是衛健委出臺制度,保障預防、醫療、康復三個階段有“醫”的領域,都要有中醫參與,必須賦予中醫平等的地位和同樣的救治機會,讓堅持中西醫結合原則的同志和精通中醫的領導或者專家,承擔各級衛健委領導。疫情結束后應總結中醫藥在救治中的經驗和做法,不能像非典結束之后的總結大會都沒有邀請中醫參加。在救治工作中支持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數據觀察、療效評價,并通過主流媒體向社會客觀介紹,中西醫結合應成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操作模板。不僅如此,還要深入研究,如何構建我國具有獨特優勢的中西醫并舉、并重、并跑的體制機制。

戰勝疫情后,我們不能像2003年戰勝非典后,又將中醫藥束之高閣。必須抓緊研究探討建立中醫獨立于西醫的衛生健康系統,成立獨立的與西醫為主的衛健委并重的中醫委,才可能做到真正的中西醫并舉。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基礎上成立中醫繼承和發展委員會(下稱中醫委),獨立管理中醫藥的相關事務。成立由名老中醫組成的中醫委監督小組,負責監督中醫委的工作,防止偏離中醫正常的發展軌道。確立中醫藥和西醫藥在行政上,醫療上,地位上的平等原則及法律,使它們在為人民治病上獲得同等地位。由中醫委按照中醫自身的規律評定中醫師職稱和設置臨床機構。中藥的新藥注冊管理權從食藥監局分離出來,由中醫委制定符合中藥自身繼承和發展的鑒定和新藥注冊標準。由中醫委制訂、細化和補充中醫藥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

將中醫的教育權從教育部移交給中醫委,試點成立純正的中醫院校,設立純中醫臨床專業、剔除中醫院校的無關專業(如營銷等),在中醫院校和民間恢復師承制,將有中醫特色的師承制申遺。改革中醫院校的招生辦法,將文化課和中醫知識同時用于高考,降低師承者和民間自學者的入學門檻,加大中醫院校招生力度。推動中醫藥知識培訓進入中小學義務教育體系。汲取日韓的經驗,成立針刺、艾灸、正骨等細分專業或中醫學校,對合格的針灸師、艾灸師、正骨師等其他理療師頒發證書,并準許行醫。

建立純正的中醫醫院和診所,借鑒韓國中醫發展經驗,取消中醫院混用西醫輸液等療法,為純正中醫院和院校提供經費保障。恢復民間中醫的行醫權利,有兩名以上的中醫師推薦的民間中醫可以注冊診所行醫,評價中醫師合格與否要兼顧療效和醫德。停止以歐美醫學標準為中醫標準的錯誤做法,防止以中醫現代化為幌子消弱和消滅中醫,使中醫走上有中國特色的自我繼承、發展和復興之路。將道地中藥材的種植、加工、儲藏、交易等管理權限劃歸中醫委,提高中藥材的質量。

中醫和西醫各有所長,西醫善于借助先進的設備明確診斷疾病和對急危重癥的處理,中醫善于找到病根系統性地辨證論治。中醫和西醫都發揮著為人民健康保駕護航的作用,應相互學習對方的長處,取長補短,中華民族要吸收所有先進的東西,為我所有,這是我們的文化優勢。亟需要構建中西醫結合的醫藥衛生新體制,以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為契機,真正建立中西醫并舉、并重、并跑的醫療衛生新體系,構建具有中國獨特優勢的運行機制,充分發揮集成優勢和比較優勢,才能永保中華民族的繁榮昌盛。



陳文玲: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國務院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專家咨詢委員會第一屆專家委員,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第一屆專家委員。

張瑾: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國經中心《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醫養照護體系研究》等課題的組長、副組長和主要研究人員。


分享到:
ag一天赢了五万